品牌资讯

从国家发展的战略视角论幼儿教育的价值

 作者:韩小雨 庞丽娟 李琳

  [摘要]幼儿教育不仅对个体的身心发展有着直接影响,而且对国家未来整体的发展有着重要价值。当前,我国幼儿教育事业发展中问题、挑战与机遇并存,迫切需要从国家发展的战略视角重新审视幼儿教育的价值。具体而言,幼儿教育有助于提高国民素质,推进人力资源建设;促进妇女就业和家庭幸福;减少社会分层,促进社会公平;维持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并能够带来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  

  [关键词]幼儿教育;国家发展;社会公平 

   幼儿教育对于个体终身发展、国民教育质量与全民素质的整体提升、社会经济和谐可持续发展,乃至一国综合国力与核心竞争力的增强均具有基础性、全局性的重要价值。近年来,随着多学科相关研究的推进,幼儿教育的重要性日益彰显,许多国家纷纷将幼儿教育放到事关社会全面发展甚至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以前所未有的改革力度采取立法保障、政策支持、加大财政投入、推行免费教育或国家行动计划等举措,将发展幼儿教育作为现代政府职责的重要内容。如英国政府在《家长的选择,儿童最好的开端:儿童保育十年战略》中强调:“英国政府有责任帮助幼儿及其家长应对挑战,有责任确保所有幼儿都能有良好开端”,“此举将对英国公民终身发展、家庭生活质量提高及国家经济繁荣产生重大影响”。 

  然而,在国际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风起云涌、不断突破的今天,作为拥有世界1/5、近1.3亿学龄前儿童的人口大国,中国幼儿教育事业却面临诸多困境。据统计,2008年全国学前三年毛人园率仅为47.3%,是我国各级教育中普及率最低的阶段。城乡学前教育发展差距显著,2007年全国城镇学前三年毛人园率为55.6%,农村仅35.6%,相差20个百分点。影响我国幼儿教育发展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是人们对个体早期发展规律和幼儿教育的价值与重要性缺乏科学认识,特别是不少地方政府、行政人员尚未能从国家社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认识幼儿教育的重要性,因而在政策制定与事业管理中没有充分承担起保障和促进幼儿教育发展的应有职责。在当前我国政府致力于重构公共服务体系、向公共服务型政府转型的新时期,我们有必要从新的视角与战略高度重新审视幼儿教育对个体、社会和国家发展的重要价值,从而有力推动各级政府切实承担起发展幼儿教育事业的政府职责。 

  一、幼儿教育直接关系到国民素质的提高、人力资源建设和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增强 

  高质量的幼儿教育可以为儿童的中小学教育提供良好开端,有效提高其后续教育阶段的学习成绩与效果,减少学业失败,从而对巩固和提高基础教育完成率、质量与效益,促进终身教育发展和国民素质提升等具有重要贡献。如美国政府在《2000年目标:美国教育法》中就明确提出,到2000年应保证所有儿童都能够接受高质量的适合个体发展需要的幼儿教育,以帮助他们为人学做好准备;f2’印度政府在《国家教育政策》中明确指出,幼儿教育对初等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来说既是一个基础,也是重要影响因素之一。可见,保障适龄儿童接受优质幼儿教育已成为一国推进国家人力资源建设、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奠基性工程。 

  良好的幼儿教育对帮助儿童做好入学准备和提升入学表现具有重要作用。我国教育部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的“幼小衔接研究”,西方国家大型追踪研究如“开端计划”(Head StartProgram)和“高瞻方案”(High/,Scope Project)等均证明,幼儿教育可帮助儿童做好入学准备,包括学习适应的准备(如培养抽象思维能力、观察能力、对言语指示的理解能力和读写算所需基本技能等)和社会适应的准备(如培养任务意识与完成任务的能力、规则意识与遵守规则的能力、独立意识与独立完成任务的能力以及主动性、人际交往能力等)。如美国早期开端计划对17个州3千名儿童的研究表明,实验组3岁儿童在贝利心理发展指标(Bayley Scale)和皮博迪图画一词汇测试(Peabody Picture VocabularyTest)上的得分均高于控制组,即早期教育对儿童的认知和语言发展具有显著的积极影响;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实施的一项面向全州所有4岁儿童的早期教育项目研究显示,该项目使低收入家庭儿童的认知技能提升了31%,语言技能提高了18%,非裔儿童测试成绩提升了54%。 

  另一方面,良好的幼儿教育能有效消除儿童的学业失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教育:财富蕴藏其中》的报告中就明确指出:“幼儿教育的不足或缺乏均可严重地影响终身教育的顺利进行”。无论发达或发展中国家所实施的早期教育项目均显示,良好的幼儿教育将大大减少儿童青少年时期的学业失败比例,降低儿童的留级率和辍学率,提高儿童的入学率、录取率和毕业率。如哥伦比亚普罗米萨(promesa)项目研究结果表明,实验组幼儿60%升人四年级,控制组只有30%;高瞻一佩里幼儿教育项目(High/Scope Perry Preschool Study)对美国贫困黑人儿童的追踪研究表明,实验组儿童的5岁入学准备情况、14岁仍在校学习的人数比例、14岁时基本技能掌握情况、高中毕业人数比例等均较控制组有更好的表现,实验组儿童辍学率23%,控制组则高达39%,实验组女性84%达到高中毕业水平,控制组仅32%的女性能完成高中阶段学习。 

  二、幼儿教育能够促进妇女就业、提高家庭生活质量和保障家庭和睦 

  众多事实表明,儿童能否健康成长是决定家庭生活质量与幸福指数的关键性因素。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和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在家长普遍重视孩子身心发展与教育的今天,幼儿教育日益成为城乡家长和社会关注的焦点,幼儿教育质量更成为家长能否放心工作、安心学习的重要条件。同时,通过承担儿童早期的教育与保育,幼儿教育将幼儿的父母尤其是妇女从家庭中解放出来,为妇女就业解决后顾之忧,使越来越多的母亲在产假过后继续工作,并有机会参与继续教育,学习新的技能,从而有助于改善妇女的经济、家庭和社会地位,提高家庭整体经济收入与生活质量。 

  良好的幼儿教育还能有效改善和提高家长的教育观念、能力与亲子关系。强调家长的作用,并以多种形式影响和引导家长是优质幼儿教育的一个突出特点,因而良好的幼儿教育往往能够在促进幼儿身心发展的同时,有效改善家长的教育观念、意识与能力,从而促使家庭关系更为亲密和睦。美国早期开端计划对17个州的3千名儿童及其家庭的研究表明,早期开端计划对家长产生了诸多显著的积极影响,与控制组相比,实验组父母更少对儿童使用攻击性、负面的评价或反馈;在情绪上更具有支持性而非排斥性;可为儿童的学习提供更多的支持,如更愿意每天与儿童进行阅读活动;在管理儿童的方式上多用温和策略而较少使用惩罚性策略等。良好的幼儿教育不仅能够有效改善儿童成长的家庭环境与家庭关系,而且这种影响还将通过对儿童个体成长的积极影响作用于儿童成年后所组建的家庭,提高其成年后拥有健康优质的家庭生活的可能性。“高瞻一佩里”项目对美国贫困黑人幼儿长达40年的追踪研究表明,在吸毒、离异、滥用药物和大麻等一些极易引发家庭矛盾与危机、损害家庭幸福与和睦的指标上,接受高瞻一佩里幼儿教育的实验组被试较控制组在成年后(40岁时)的表现更好:实验组吸毒人数比例是14%,而控制组高达34%。特别是对男性被试而言,接受幼儿教育对其成年后的家庭关系、家庭生活质量、家庭责任履行情况和亲子关系等的帮助更为显著:只有43%的男性实验组被试的子女由其他照看者看护,而男性控制组被试的子女则有70%交由其他照看者看护;男性实验组被试滥用药物和使用大麻的比例分别为17%和48%,而控制组滥用药物和使用大麻的比例则高达43%和71%。 

  三、幼儿教育具有显著的社会补偿功能,能有效促进社会公平 

  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和社会不公平日益突出是当前世界各国共同面对的国际性难题。受区域经济发展长期不均衡的影响,我国东中西部、城乡之间甚至城市内部的贫富差距均在不断加大,基尼系数逐年上升,已突破国际警戒线,成为影响社会公平与和谐的重大隐患。社会公平的基石是教育公平,幼儿教育公平则是教育的起点公平。大量早期干预项目证实,幼儿教育具有显著的社会补偿作用,能有效降低因出生缺陷和成长环境不利所带来的消极影响,打破贫穷循环圈,减少社会分层,促进弱势群体融入主流社会。 

  (一)幼儿教育能够给予先天发展缺陷的儿童以有效鉴别、干预和教育补偿 

  现代认知神经科学研究表明,在个体发展的生命全程中大脑与神经系统都具有一定的可塑性,但是在不同发展阶段其可塑性强弱是动态变化的,一般来讲,成人的脑损伤是难以弥补的,其原因之一在于脑细胞的生长不同于身体细胞,一旦完成就不会再增殖。而幼儿阶段儿童大脑的发展尚未定型,具有巨大的潜力和强可塑性、可修复性。出生缺陷与残障儿童如能在婴幼儿阶段得到及时发现与科学鉴别,积极接受科学适宜的早期干预与教育影响,能够取得积极的弥补效果。如5岁以前任何一侧的损伤都不会导致永久性的语言功能丧失,通过适宜的早期语言训练,语言中枢可以较快地移向另一半球,克服言语障碍;耳聋儿童如果在1岁前及时被发现并给予助听器和适时干预,就能正常地学会语言,如果1岁以后才采取措施,学习发音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二)早期补偿教育可有效消除家庭和社会处境不利对儿童成长的消极影响 

  大量早期教育干预计划如美国开端计划、英国确保开端计划等追踪研究均显示,对家庭经济贫困、社会地位与父母文化水平低等处境不利的弱势群体儿童实施补偿性幼儿教育,能成功地打破消极的“贫穷循环圈”,帮助这些儿童在认知、语言、社会性等各方面获得更好的发展,使这些儿童更有可能完成高中及以上学业并获得工作上的成功,降低其青少年犯罪、未成年怀孕的可能性,有效提高处境不利儿童成年后自立、组建家庭并忠实于婚姻生活的比例,减少他们对特殊教育的需求和对社会福利的依赖。目前,幼儿教育在扶助弱势群体、促进教育公平、增进社会公平上的重要作用与独特功能已被国际社会广为认同。 

  四、幼儿教育有利于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 

  近年来,随着脑科学和认知神经科学研究的不断发展,科学家们发现,早期的不良环境和经验将通过改变大脑结构与发育水平,使个体不仅在幼儿阶段更多地出现反社会行为,而且还将持续影响、增加个体在青少年和成人时期的反社会行为与犯罪率。国内外多项幼儿教育干预研究已经证明,良好的幼儿教育则能够改善儿童早期的不良行为与习惯,有效提高儿童的社会性、自我控制与情感调节等能力,增进亲社会行为,而且这种作用具有潜隐性和长效性的特点,能有效预防和持续降低暴力与犯罪行为,从而对预防犯罪、保障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在使用磁核共振技术研究大脑功能与被忽视、被体罚、性虐待、家庭暴力等早期经验的联系时,科学家们发现儿童早期不良的发展环境与经验会导致大脑逐渐出现结构与功能的改变,而这种大脑结构和功能的改变将会在儿童成年后以沮丧、焦虑、外部压力、冲动、多动、药物滥用、攻击性行为等各种形式表现出来。但如果儿童在较好的环境中成长或接受了良好的早期教育,这种反社会行为在儿童入学前就可以得到控制。如美国高瞻一佩里幼儿教育项目对美国贫困黑人儿童持续40年的追踪对比研究表明,良好的幼儿教育可有效降低暴力行为和犯罪率。在个体成长的不同阶段,实验组和控制组中被捕5次以上的人数比例分别是:青少年时期(到19岁),实验组3%、控制组5%;成年早期(20-27岁),实验组7%,控制组则猛增到29%;成年中期(28-40岁),实验组29%、控制组37%;合计各组到40岁时5次以上被捕率情况,实验组为36%,控制组则高达55%。研究与事实均证明,良好的早期教育是有效防止个体反社会和犯罪行为的最有力手段。 

  五、幼儿教育能够产生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增加公共投入的有效性 

  大量关于幼儿教育投资与回报的研究证实,幼儿教育能够产生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是投资获益最多的教育阶段,且其回报还将随着个体成长和时间推移持续、大幅增长。从对一国经济的整体贡献来看,增加幼儿教育投资,使学龄前儿童入学率提高一个千分点,可使人均GDP提高0.36~0.58个百分点。当前,世界各国普遍认为,发展幼儿教育是增加公共投资的有效性、推动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新增长点。 

  良好的幼儿教育可有效增加就业率,提高收入水平,减少贫困人口比例。如高瞻一佩里幼儿教育项目对美国贫困黑人儿童的追踪比较研究表明,在27岁和40岁两个年龄点上,实验组均比控制组有更高的就业率和平均年收入水平;追踪至27岁时,实验组有69%的就业率和12,000美元的平均年收入,而控制组仅有56%的就业率和10,000美元的平均年收入;追踪至40岁时,实验组就业率高达76%,平均年收入达到20,800美元,而控制组仅有62%的就业率和15,300美元的平均年收入水平。 

  幼儿教育投入之所以是回报率最大的公共投资,在于对幼儿教育的投入可以帮助国家减少特殊教育和违法犯罪的司法成本,降低社会救助比例,为国家节省庞大的社会公共福利开支,同时通过增加就业率等提高税收收入,从而带来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根据高瞻—佩里幼儿教育项目对美国贫困黑人儿童的追踪研究:在实验组被试27岁时对早期教育进行成本收益分析,可以发现对幼儿教育每投入1美元就能够获得7.16美元的收益;到实验组被试40岁时,幼儿教育的投入回报率大幅增长,对幼儿教育每投入1美元就可获得17.07美元的收益,其中4.17美元是对个体成长的回报,12.9美元是对社会公共事业的回报,体现在社会福利、补救教育、预防犯罪方面投入的降低以及纳税的增加。㈣ 

  认识决定高度,决定一国政策的方向与力度。为切实、大力保障和推动我国幼儿教育事业发展,必须首先解决认识问题,特别应从国家、社会发展的战略高度重新认识幼儿教育的重大价值。在此基础上,才能深刻认识并明确幼儿教育是以公益性为根本属性的准公共产品。将幼儿教育纳入公共教育服务体系和政府职责保障范围,促进幼儿教育事业积极、健康、有序发展应成为现代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4-07-15 11:45:30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条:成都2015年普及公益性学前教育
下一条:没有了
在线交流 
客户服务
客户服务
客户服务
服务热线
13880738535